•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要闻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

2015-07-19 10:55:38
来源:中国社区网
转发

毛寿龙.JPG

毛寿龙  

  个人简介

  姓名:毛寿龙

  性别:男

  民族:汉族

  出生年月:1967年5月16日

  入会时间:2015年6月6日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职务: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聘研究员,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理事、监事。

  研究方向: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公共管理与治道变革,自主治理、NGO与公共服务等。关心运用古典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公共选择与制度分析的逻辑,研究中国政府的治道变革问题。开发IAPP研究分析框架,探索公共政策的制度平台。

  文化程度:博士

  学术作品

  《中国政府功能的经济分析》,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6年

  《西方政府的治道变革》,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

  《省政府管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8年

  《有限政府的经济分析》上海三联书店,2000年5、《政治社会学:民主制度的政治社会基础》 《政治社会学:民主制度的政治社会基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译丛》,主编,上海三联书店,1999-2000年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译丛》,主编,陕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

  教育背景

  1984年浙江奉化溪口中学(现武岭学校)中学毕业

  1984年进入北京大学攻读学士学位,1988、1991、1994年分别获得法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博士学位论文:《需求·成本·制度:政府功能分析》。

  2000-2001美国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政治理论与政策分析研究所博士后研究

  1994-现在,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研究院

  重要言论

  2008年11月17日,在“通往和谐之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与大家分享了他的精彩观点。

  毛寿龙:中国的奇迹是市场化改革的奇迹

  我演讲的题目是“没有设计的奇迹”。我主要讲九点。第一,中国奇迹的起点是什么。然后看一下奇迹发展的逻辑过程,然后给大家展示一下中国奇迹的经济信息、生活信息,主要是一些概要的数据。然后我们来看一下奇迹的意义、奇迹的缘由,创造奇迹过程当中一个一个非常生动的个案,最后分析一下奇迹的秘密实际上是自由,奇迹是自由的逻辑结果,也是自由实践的结果。

  奇迹最早的起点实际上是文革后的政治格局,当时的政治格局使得邓小平复出。

  另外一点,这样一个格局是需要社会背景,当时的社会背景就是大跃进的灾难、文革的灾难,哪怕有再好的理想,我们见了棺材总得掉眼泪。当时我们说放弃很多各种各样的包袱、走向富裕。第三点,当时国际社会正好开始了社会化的改革,80年代的撒切尔,包括美国的经济学家在里根周围启动了里根革命。在70年代我们这些人是不是能够预料到今后会怎样,至少有很多是预料不到的。80年代、70年代很多人吃饭一顿只能吃一碗米饭,他们不会想到90年代粮票会取消,1970年也绝对想不到自己未来能住上大套房,80年代高干分到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已经是非常大的豪宅,但是现在去看那些房子是没法住人的。70年代更不会想到我们现在一旦有食品的问题马上就会召回,那么多的牛奶,如果放在50年代很多人吃观音土的时候,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全世界也非常的惊奇,中国居然成为了汽车大国,已经变成石油价格高涨或者下跌的受害者或者受益者。这个奇迹发展的逻辑过程是1976年到1978年政治上出现了一些变化的机会。当时融合国际背景,融合本地出现的个性化的改革创新,当时实际已经有了改革开放,再加上香港、华侨资本的利用,再加上后来邓小平搞了很多沿海开放城市、经济特区,逐步地把这个机会窗固定下来,当然也包括各种各样的改革。1989年的时候,这个奇迹好象一度关闭了,但是南巡讲话以后又重新打开,市场化进程加速进行,应该说又一次上一个台阶,不要去管那么多的问题。90年代你会看到,推出了一系列的改革,一直到1998年的政府机构改革。2001年以后加入世贸,中国融入世界市场,政府执政理念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所以这个奇迹实际上是有逻辑的。当时的政治格局给个人提供了机会,利益推动每一个人努力,然后并给政治层有分享的利益,并进一步给市场化的改革提供政治资源,当然一直到现在,市场化改革的路子一直到现在还具有深厚的政治基础,虽然04年到06年有所被怀疑或者质疑。

  我们有非常具体的经济信息。1978年到2007年,3645亿到249530亿。05年到07年,虽然只隔两年时间,但是上去的速度是非常不一样的。财政也是一样的,从1132亿到去年的51322亿,今年估计六万亿没问题。再加上国有企业的利润,再加上这费那费,估计十万亿没问题。今年拿出四万亿,我估计没问题。从1978年到2007年进出口总额的数字也可以看出来,增长的速度非常快。我们有这么多的数字,还有很多其他分项目指标,比如增长率03年到06年百分之十几,GDP位次也提高了。英国那么小,但是GDP为什么跟我们差不多?

  人家的资本化率高,我们资本化率低,但是我们应该说已经跟德国差不多了,如果欧元再贬值我们就上去了。消费结构也发生了很多变化,50年代以钢为纲,力争钢铁产量世界第一,赶英超美,但实际上根本不用,最近十来年我们已经世界钢铁产量世界第一。煤、谷物、肉类所有的都世界第一,今年我们还拿了一个奥运会金牌世界第一。去年有人估计说,我们GHG温室气体排放已经达到世界第一了。“世界第一”已经没有意义了。这个奇迹的背后实际上意味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包括牧业的增加,说明我们吃肉吃的多。从1978年到2007年,我们城乡结构也发生很多变化,现在已经达到45.9%的城市化率。另外一个方面,北京市开始限车。全国01年汽车销售量80万辆,而且很多是公车,07年汽车销售量630万辆。

  在这些数字的表面实际上意味着我们每个人生活方式的变化,80年代买一瓶矿泉水回家,给我爷爷一看,那么贵。现在喝矿泉水的人已经无所谓了,没有那种感觉了。食品、衣物都是精制美观时尚型的,住房、汽车逐步变成必需品,最重要的是每个人的时间价值也开始得到提高。我们过去一见朋友三四天,现在一个小时,我们过去开会开一个星期问题都不大,现在很多人开会都一节一节的,开一段就走了,这种情况比较多。健身、休闲、度假都成为我们很重要的选择。这种生活模式的变化实际上已经说明经济奇迹改变了我们人自身,而这个自身对于经济、政治、道德在未来的发展应该说有一个深远的意义。

  第一点,已经让我们步出简单温饱的时代走向高质量、高消费的时代。从政治上,它已经启动了制造变革的新时代,已经不再要抢救国家财产,不再追求强大国家,我们“世界第一”太多了,我们需要的是过程、理念的转变。所以我们需要民主决策、责任政府,要保护公民权利,要限制政府权利,这一切都已经提上日程。另外,过去我们的道德都是外在强制的,现在道德是每个人自身的选择,你可以自己决定选择什么样的道德标准,这一切都可以说开拓了我们经济奇迹进一步延伸的经济空间、社会空间和政治空间。这一切的变化应该不是整体设计的,而是基于局部的、个体化的努力而发展起来的。比如建设法制政府,某年某月彻底建成,可能吗?不可能。法制政府更多地依靠每一个通过行政诉讼的努力发展起来的。

  奇迹的缘由到底是什么?是儒家文化,是5000年的文明,或者国际社会的帮助,或者伟大科学的设计?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文章都说是,也有很多文章说不是。我的直觉,好象有点关系,但并不必然。实际上这些背后可以看有看不见的手,不但改革开放引入市场因素,资本就会积累起来,从其他地方就会引进技术、资本、人才,资源就会被充分利用起来,经济就会发展起来,每个人的生活也会富裕起来。所以我们说,中国奇迹实际上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我们分析起来很清楚,他是个人的经济自由和财产权利、逐步开放的市场、有限的政府,包括有限的宪政法制、国际国内政治环境。其中几个要点,人性在内的力量,它是分散知识的力量,股民现在非常关心国家大事,非常关心铁路再建项目。政治博弈让位于利益博弈,是这么一个轨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很著名的一些个案。比如远一点的安徽小岗村的创新,近一点的,最近几年的小产权房的创新,北京的宋庄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浙江义务的小商品市场,刚开始政府是打压的,后来发现允许这些小商小贩集中在一起是可以开发市场的。

  像中关村的硅谷,包括北京外交区的秀水一条街,基本上都是市场慢慢聚集力量,到最后政府稍有规划让它发展起来的,它是一个市场创新的力量。包括温州自身的品牌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八年的假冒伪劣,90年代初杭州把他们的鞋一下烧了以后,他们觉得要创造自己的品牌,现在温州的品牌是世界品质最高的。市场制度本身是一个内生的发展过程,而不是外在强加的过程,并不是移植的,而是自身发展出来的。比如国有企业的改革,更多是从地方开始的。03年公民权利运动实际上是孙志刚以血的代价再加上个人的努力实现的。责任政府实际上是靠各种各样的危机,包括SARS、松花江、重庆的危机,尤其是最近华南虎的危机,如何让政府对老百姓保持一种信用责任。包括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也包括我们社区的财产权、物权,物权法的出现,社区的居民、房地产的拥有者他们用血的代价争取来自己的权利。当然也包括我们政治改革,依然有很多的实践、有很多积极的代表,也有很多乡镇长被选举出来。我最近看到一条消息,缺乏自由会让你饿死,而不是说挨饿。自由的繁荣会让你挨饿,但是为了体型。

  中国持续30年的发展是奇迹,是个体觉醒的奇迹,也是个人听从内心的声音,而不是外在强加的教条的奇迹,是市场化改革的奇迹,也是对外开放和融入国际经济体系的奇迹。总而言之,应该说它是没有一个系统的设计,但每一个人在其中都辛苦努力的奇迹,是一个很分散的奇迹。或者说,它根本不是奇迹,为什么?因为是个人权利、自由市场、有限政府和宪政法制的自然逻辑结果。在此之后,是每一个人发自内心的追求幸福的努力的结果。

[责任编辑:张娟] 标签:毛寿龙,社区建设,专家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中国社区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4031号-2
专家顾问委员会 | 关于本站 | 大事记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承办:武汉百步亭社区
技术支持:爱社区发展(武汉)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文明网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共产党员网 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