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层民主

北京:首个停车自治只运营不盈利 八百户居民“分红”

2019-06-03 15:58:10
来源:新京报
转发

  近日,《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开始实施,允许居住小区在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指导下,成立停车自治组织。海淀区小南庄社区居委会牵头组织了自治管理委员会,社区居民担当志愿者,担任起入户走访、车位规划、收费管理的任务,成了“试水者”,成为全市首个只运营、不盈利的停车自治创新模式社区。一年来,小区停车和整体生活环境得到改善,邻里矛盾减少。

  5月29日上午,自管会将一年的收益结余给全社区811户居民进行了“分红”,每家每户领到一大桶食用油。不过在居民们叫好,颇有成效的背后,推行中遇到的很多困难也是自管会没有预料到的。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陈幽泓副教授认为,既然从制度上给了基层权力,政府也应该抓紧在硬件配套上给予支持,以便小南庄社区这样的停车自治做法能够长期有效,并能推广。

  现场:自治停车一年 社区居民“分红”

  5月29日上午9点半,在海淀街道小南庄社区16号楼北侧的文化广场,社区党委及停车自管会召开了“分红大会”。党委书记柳春英介绍了小区停车自管一年的情况,并对停车自治管理委员和管理员们的付出以及居民们的配合表示了感谢。

  在现场,堆放着成箱的桶装食用油是自管会用停车自治一年来的结余资金,为社区811户居民购买的分红物资,兑现了当初筹备时所说的全体社区居民“共享收益”的承诺。

  大会现场志愿者分成6组,居民们按照楼号排队签字领取食用油,“我们通知大家带着户口本或者是房产证来,不过自愿者们也都是老街坊,熟悉的人‘刷脸’就行。”

  不一会儿,小广场上的居民们排起了队,“不停车缴费也有东西拿,真是没想到。”83岁的郑阿姨和老伴儿在社区住了快50年,“这事儿做得好,很明显这一年小区里秩序好多了,大家都高兴,别说是给这么一大桶油,就是给一斤,大伙儿心里也热乎,有这份心意我们知足。”

  现场成箱的桶装食用油是自管会用结余资金为社区811户居民购买的分红物资,兑现了当初筹备时所说的全体社区居民“共享收益”的承诺,居民们按照楼号登记排队领取。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过去:小区难停车 邻居见面不说话

  别看现在居民们对停车管理工作比较满意,但在一年以前,居民们还因为停车问题闹得邻里关系紧张。

  海淀区小南庄社区位于北三环苏州桥西侧,建设于上世纪70年代初,400多户居民共享院里不足200个车位,矛盾随着这些年来私家车数量的增多日益凸显。

  5月9日早晨8点半,记者来到社区周边走访,本就不宽的道路两侧还是停满了车,车位难寻。有些车辆外面裹着的防雨罩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土,显然是长期扎根于此。附近居民介绍,小南庄路两侧停车不收费,但因周围都是老小区,本身停车位就紧张,所以路侧车位也是稀缺资源。“晚上六七点回来就别想着能停在这儿,不可能。”一位女士说。

  停车位紧张除了带来不便,也让邻里更难相处。在2018年3月以前,小南庄社区外聘一家专业公司来管理小区内的停车位,每月收费60元。“但有居民就觉得,车位是小区的,凭什么你一个‘外来人’收钱,所以拖着不交,不交钱车进不来,堵在门口闹腾,正常交费的人也不得安宁。还有的人,交了钱就觉得想停哪里就停哪里,为了方便就把自家门口的车位装上地锁,就算车位空着,别人也用不了。”居民刘女士告诉记者,久而久之,因为占车位的问题,本来关系不错的邻居见面不说话了,很尴尬。“还有的找不到车位的人干脆堵了路,电话号码都不留,去家里敲门才给挪车”。

  变化:外来公司干不好 不如自己管自己

  问题越来越突出,矛盾越来越严重,小南庄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柳春英一直都在想办法。“车位不够这是事实,只能想办法开源截流,增加停车位,严管外来车。” 柳春英说,过去外包公司管理车位,由于对方以盈利为目的,对于外来车辆的限制不够严格,“小区居民每月收费60元钱,外来车辆每个月300元钱,利润可观,但这样侵害了小区居民的利益。”于是柳春英想,如果能够将车位自己管理起来就好了,公共资源大家共有,共同支配,可以使利益最大化。

  2017年,在慰问受伤的社区居民刘辉时,柳春英得知刘辉之前干过停车管理工作,“我说了这个想法,刘辉也很支持,觉得会改善当时那种停车混乱的局面,但到底怎么进行还没头绪。”

  2017年底,柳春英了解到即将出台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中规定,“居住小区在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指导下,可以成立停车自治组织,对居住小区内停车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管理服务可以收取一定的费用,用于停车自治成本费用、停车设施建设等,费用使用和收取情况应当定期在居住小区内公示。”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有法可依,我们更有底气了。”柳春英再找到刘辉,着手试着成立自治委员会。

  成效: 自治增加停车位 停车秩序有好转

  柳春英说,其实停车管理公司管理的这几年也是不盈利的,因为越来越多的居民不交钱,意见还挺大,他们也没法在小区干下去。按照合同,停车管理公司服务在2018年3月到期。“2017年底,我们挨家挨户走访全部人户同在居民400多户,征求大家意见,想看看自治这条路能不能行得通。”

  柳春英口中的“我们”指的是社区党委成员以及社区警务团队成员,“社区警务团本就是居民服务团体,都是老住户,对社区情况门清。警务团队中推选出7名有威信、有经验、能力强的代表开始自管会筹办工作,入户走访了413户征求意见,其中356户同意、5户不同意、1户弃权、51户入户时家中无人。我们先后开了20余次协商会,研究解决方案和管理办法,制定了《小南庄社区停车自治管理委员会工作职责》、《小南庄社区车辆行驶、停放管理规定》,33名居民代表一致签字同意。”

  2018年3月20日小南庄社区停车自治管理委员会正式成立。正式“上任”后,自管会对小区的停车位进行了清点并重新画线,车位数量从原先不到200个增加到230个,车位每月收费仍为60元。车辆进出收费以及日常巡视都由自管会的志愿者轮流承担,每天24小时不间断。

  此外,社区党委充分协调党建协调委员会成员之一金洲大厦物业,提出和金洲大厦形成共享模式,利用白天与晚上错峰停车,又给小区居民找到十几个可用车位。最终,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230户居民有了车位,没有车位的居民通过小区外路侧停车等方式寻求解决停车需求。

  刘辉说,入户统计到小区共有车辆340多辆,虽然现在还差不多有将近100个车位的缺口,但停车秩序有了明显好转。“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对外来管理的车辆加强了,谁家子女来看老人,我们的收费员一眼就能认得出,都是老街坊,不能说百分之百吧,但最起码能达到准确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脸识别’,确定是子女来看父母的,能免费停车4个小时。”

  车辆进出收费以及日常巡视都由自管会的志愿者24小时轮流承担。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困难:志愿者受委屈 购买车场险被拒

  每个月,小南庄社区停车自治管理委员会在各单元门口张贴本月的盈余情况,告知居民。刘辉觉得,这是获得大家信任的基础,也是自管会能够正常运行下去的一个保障。这次给社区居民发放食用油,正是用一年来的盈余采购。

  小区居民停车环境改善,一年到头来,不论有车与否,还都 “分红”,这符合柳春英他们的设想 ,但这其中的坎坷又是他们此前没想到的。

  从自管会成立以来,刘辉和其他6名成员每个月有400元的生活补贴,志愿者们拿每个小时10元的“工资”。但却有操不完的心,“前四个月,我都快抑郁了,我是病退在家休养,本想着为社区干点事儿,但没想到难度这么大。”刘辉说,自管会一开始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苦口婆心地解释完,仍会被非议,“大家觉得我们做这事儿有利可图,走了一个停车公司,我们来了继续挣钱”。也是基于这样的担心,刘辉等自管会成员的生活补贴标准和他们的工作量不成正比。

  “还有的人觉得,既然是为了小区居民,那就应该免费,我们家门前我想怎么停怎么停。”柳春英说,光是劝说有这样想法的居民,他们下了很大功夫。

  刘辉担心,这样的情况下,自管会的成员仅靠一份热忱很难维持下去,“费力不讨好,心里可委屈了”。

  此外,一些现实问题也让柳春英头疼,“有车位停车了,下一步我们想让停车都有安全保障,本想着找保险公司上一份‘车场险’,但这个险种只能由工商注册公司来上,我们没法购买。”

  柳春英对于未来比较乐观,“或许是自治管理这一步我们迈出的比较早,将来有更多社区逐步加入,眼下的很多困难将不再是问题。”

  业内:首个不盈利停车自治模式值得推广

  昨日,北京市静态交通业商会秘书长陈媛媛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老旧小区停车自治是各类停车管理中难度最大的,也是静态交通业商会近年来的一项重要研究课题。小南庄社区是研究成果试点的第一个社区,是全市首个只运营、不盈利的停车自治创新模式。考虑到研究成果在实际应用中可能会遇到一些现实问题,所以没有急于在其他小区推广。目前来看,这个模式在社区居委会的全力配合和积极推动下运行得很好,居民是认可的。虽然有些小问题,但都及时调整解决了。下一步就是希望这个适合老旧小区停车自治的模式可以在更多的社区推广,为更多的居民解决院内停车秩序乱、无人管的难题。

  陈媛媛认为,去年出台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为老旧小区停车自治提供了法律保障,但是《条例》如何把停车自治落实到现实层面,始终是个需要破解的课题。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调研小南庄停车自治的成功经验,抓紧制定促进全市老旧小区停车自治的政策细则。

  虽然社区现在还差不多有将近100个车位的缺口,但停车秩序有了明显好转,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对外来管理的车辆加强了。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专家: 配套措施应及时跟上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陈幽泓副教授看来,解决停车问题难度很大,“尤其是北京,很多老小区停车资源非常匮乏,而一个小区里有的人没有车,有的人有车且不是一辆车,还有的人既想停车又想不交钱,所有问题协调起来都非常困难。”

  小南庄社区之所以成功解决了问题,也是有诸多“契机”的,陈幽泓说,“首先有社区的参与,有负责人能牵头做事,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其次就要有法律依据,《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的出台明确了法律主体。此外,小南庄虽然资源有限,但实际缺口并不算太大,这也是个很重要的因素,不然解决完了也还是会矛盾重重。”另外,能够通过入户走访让小区居民达成共识,与旁边写字楼谈好合作,得到海淀街道办事处和区停车协会的指导,这些都促成了这个老社区停车问题的解决。

  对于小南庄社区面临的困难,陈幽泓建议,既然《条例》已经出台,那么配套的措施也应该及时跟上,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帮助小区制定制度性、规则性的措施,应对风险的措施。自管会应该有什么样的许可证,小区车场该设立什么样的标志,保险如何购买都应该制定出细则。

  此外,陈幽泓觉得政府应当给出自管停车的最低指导价,以保证自管有序进行下去。“我认为目前小南庄社区的停车收费价格是偏低的。钱收的少,工作人员的补贴就非常少,长期下去,社区的压力很大。”

  居民利益的“众口难调”,陈幽泓看来这是典型的“邻避问题”,“每一个社会问题解决起来都有难点,要有人投入精力时间去做,而且要有协调的技术,比如立体车位建在谁家门口,影响了采光,予以一些经济补偿等等。”(记者  张静姝)

  原标题:北京首个停车自治只运营不盈利社区 八百户居民“分红”

[责任编辑:孔峤峤] 标签:停车,自治,居民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专家顾问委员会 | 关于本站 | 大事记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承办:武汉百步亭社区
技术支持:爱社区发展(武汉)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文明网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共产党员网 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