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要闻

上海:社区自治项目如何从“盆景”到“花园”

2019-06-13 10:37:40
来源:上海法治报
转发

  种个花、粉个墙,拉着居民唱唱跳跳……由社会力量参与的社区自治项目除了“热闹”之外,还应有什么样的门道呢?如今社区治理已不仅仅是婆婆妈妈的小事,很多时候需要专业力量的介入,因此激发社会力量的活力,实现政府治理与社会自治的良性互动,已是城市社区新治理的一个新趋势。目前,市人大常委会正在开展《上海市居民委员会工作条例》执法检查,近日一场“社会力量参与居民区治理”专题座谈会,道出了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中的苦与乐。

  努力补齐社区治理的短板

  许多小区业委会换届时,常常会引发不小的矛盾纠纷。黄浦区某小区在业委会换届时,就因为候选人的年龄上限问题争论不休。原来上一个业委会在任期间,业主大会规定了70岁以上的业主不担任业委会委员。而新一届业委会中有一位候选人的年龄正巧突破了70岁。该业主不认可之前的规定,认为这是上一届业委会定的,在旧业委会被罢免后,该规定也应自然作废。

  “我们立即做了解释。这个规定制定方是上一届业主大会,要修改这一条必须召开业主大会表决,没有修改之前这一条必须要执行,超过70岁就不能作为业委会候选人。”半淞园治理家园服务站陆迎峰的“专业解读”,终于化解了该业主的困扰。

  据了解,为补齐业委会治理能力的短板,街道培育成立了“半淞园治理家园服务站”,作为专业调处类社会组织,指导社区开展业委会组建换届、日常运作、物业矛盾纠纷调解等。“我们指导业主也要依法依规,这样才能有效防止矛盾激化。”陆迎峰认为,社会组织在居民自治当中可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我们感觉居委在综合治理当中需要我们这样一种专业的指导和专业的帮助。”陆迎峰说起去年一居委会在加强业委会的党建引领时,根据业委会里面党员的结构比例、交叉任职等要求,希望推出一个候选人的建议公告,这个想法立即遭到服务站的否定。“候选人应该由业主推荐,建议公告的形式不太合适。”陆迎峰于是把这个情况跟街道作了汇报,街道也很重视,随后出台了党建引领的规范操作指导。

  社区自治项目不仅仅要“热闹”

  “社区自治项目的成功需要尊重时间、尊重改变。”上海澜途社会工作事务所负责人邹莹说起工作中的尴尬事。她说,现在很多居委会希望和社会组织合作,既有了经费,还能更好对应社区的诉求,增强社区活力。但她发现有些居委会寻求社会组织的专业工作,只是用来做一些小事。“最近有居委会找到我,要我帮忙打造一个花坛,不但要帮忙种花,还要刷一个墙绘,画一个窨井盖。”邹莹对此颇感无奈,“我们变身广告公司了。”

  为此邹莹一直在思考,居委会购买社会服务,到底要购买什么东西?邹莹认为,目前追求短期的、可见的、锦上添花的项目很多,“这些项目很多都是希望把钱花掉就能看到成果,一年或者说半年、三个月就可以结束项目。”邹莹却认为,社区治理应当抱着深耕社区的心态去做,而不是栽一个“盆景”。“社区很复杂,每个社区的特点不一样。有的高档社区,居民家的门都敲不开进不去,有的社区老年人多、小朋友多,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应当花很长的时间去发现各个社区的特色,弄清楚社区的需求在什么地方。”邹莹表示,社区治理第一要尊重时间、第二要尊重改变。社区购买服务的项目不应该是商业的项目,不应该追求那种是把钱花掉,立马有成效出来短期项目。社区应该尊重长期改变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了解居民意识的改变、人的改变,然后让这些人参与到社区本身,共同来打造好我们美丽社区的过程。“要树立一种观念,社区项目应该是舍得花时间的,社区项目是共同利益的诉求,让这些项目从量变到质变,最终开出自治的花朵,变成花园。”邹莹说。

  要为居委会“造血”而不是“输血”

  市人大代表屠涵英认为,对社会组织要有一个重新定位。“居委会要做雪中送炭的治理工作,也要做锦上添花的事情。”屠涵英表示,应该帮助居委会做一个造血功能的建设,而不是直接给它输血。“我们要帮助居委会搞清楚怎么管理项目,项目完成了以后如何持续运作,这样‘造血’就成功了。”她表示,对社会组织怎么给与充分地培育,政府要有所作为,需要有一些细节的设计。

  屠涵英希望社会组织在政府的辅导下,可以培养程序运作,可以有长期打算,不断加以完善,社会组织才更有能力帮助居委会做到做好综合治理。(陈颖婷)

  原标题:社会力量参与居民区治理

[责任编辑:罗婷] 标签:上海,社区自治,业委会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专家顾问委员会 | 关于本站 | 大事记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承办:武汉百步亭社区
技术支持:爱社区发展(武汉)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文明网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共产党员网 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